如果想把你的網誌加入這個聯播站, 請看如何加入網誌聯播站.


星期日, 10月 31, 2010

大家樂=太刻薄

近日大家樂提高員工時薪, 但卻扣減了員工的食飯時間人工, 變相減人工, 真是太刻薄了, 結果被人改名做「太刻薄」, 成為全民圍剿對象。很多人都說以後不幫襯大家樂, 大家樂今次這樣做, 可能最後得不償失, 品牌聲譽受影響, 未知股價會否同樣受影響呢 ?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五, 10月 29, 2010

知識就是金錢?

知識就是金錢? 我想補充一告,懂得如何應用知識來產生現金流入才是金錢.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一, 10月 25, 2010

通識報道

葉一知

 

今天蘋果日報出了一個有關通識補習的報道, 小弟也說了幾句. 不說太多, 只想真心補充一句:

 

我係好認真和花很多時間準備每一課, 唔係吹吹水天南地北就算, 也不錄影, 每堂講到喉沙, 更加拒絕"將每個角度的觀點講一次"就等於"客觀"這種偽客觀. 我的學生一定要學會論證, 而唔係學會吹水! <--這就是我對學生的要求, 即使唔夠marketable! 如果真可發通識財, 我的財絕不易發.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四, 10月 21, 2010

婚訊

事隔一年多,我回來了...

各位別來無恙?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牛三買咩股?

近日公司開始多了人買股票? 我最唔鍾意就係見到呢d 情況出現, 全民皆股, 代表股市危險. 好在而家都未到全民皆股, 大約只有2成人左右買股. 新股亦唔係係唔係都升.股市應該仲係牛二, 不過牛三也快了, 近日在想牛三應該買乜股 ?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一, 10月 18, 2010

Foreign Exchange System

今次接了一個來自奧地利的華人客戶,要求把繁體的外幣找換系統改為英文版,花了一天時間,終於完成.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她到底在想什麼?

Picture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GARLIC 牛油炒帶子

Picture

完成了的實驗品 emotion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六, 10月 16, 2010

星期二, 10月 12, 2010

朗屏?的管理費系統

上星期去大棠荔枝園,途經朗屏邨,才知道朗屏邨是這麼大,原來這裡所有大廈都是用MemDB管理費收費系統來管理收費.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一, 10月 11, 2010

Beatles的Norwegian Wood(挪威的森林)

葉一知


中挪因劉曉波交惡,令我想起Beatles的Norwegian Wood。我是看完村上的《挪威的森林》,才找這首歌來聽,一聽便非常喜愛。這首歌的歌詞,就好像專為《挪威的森林》而寫,或反轉來說,村上是把歌詞化成一個很青春動人的故事。

 

不過,Beatles的歌所指的wood,解作森林的話,解不通,後來才知道,那是「挪威的木頭」。那是一種很便宜的松木,很多歐洲國家愛用這種木做家具。Beatles覺得沒理由將首歌叫作Cheap Pine,於是便將之名為Norwegian Wood。雖是錯譯,但因村上的名作,令故事更添傳奇,「森林」也令人有遼闊的遐想。

歌詞說,男主角邂逅了一個女仔,上到她的家,發現滿屋都是挪威木做的陳設。主角跟女孩一邊喝酒,一邊談到深宵兩點,滿心以為還有下文,怎知女孩說改天要上班,要睡了,男主角就說自己不用上班,爬去浴缸睡。

翌日,男主角醒來,屋裏只剩下他一人,「the bird had flown」(小鳥飛走了),怒從心上起,So I lit a fire (所以我點了一把火),心想: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挪威木頭好燒嗎?)

中共就像那個男子,很想得到國際這個女孩垂青,卻不照照鏡子,自己明明是個宅男,即使多有錢,也只是躲在封閉國度自慰,女孩叫你改你怎樣也不改,只想以醜陋的姿態上人家。近幾年中共多做門面工夫。一心以為得米,怎知沒有下文,挪威還頒了個獎給劉曉波,撇下這個男孩子。或者,中共現在也想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Norwegian Wood歌詞

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She showed me her room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She asked me to stay
And she told me to sit anywhere
So I looked around
And I noticed there wasn't a chair

I sat on the rug biding my time
Drinking her wine
We talked until two and then she said
"It's time for bed"

She told me she worked
In the morning and started to laugh
I told her I didn't
And crawled off to sleep in the bath

And when I awoke I was alone
This bird had flown
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普通襲擊罪?唔好浪費公帑啦

葉一知


奇聞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傳媒報道:一批市民下午到中聯辦開香檳,慶祝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一名中聯辦保安員,投訴被香檳濺濕,警方以普通襲擊罪,拘捕一名開香檳的女子。

我唔係讀法律,但自問係一個有common sense的人,我的結論係:如果呢件事告得入,呢個世界仲成世界嘅?

 

一個人的舉動能否構成襲擊,第一件事要看動機吧?沒有動機,點能夠用「襲擊」二字?我屋企個花盤跌落街傷到人,雖然可以入我罪,但只係疏忽罪,絕對唔係襲擊罪,除非我吼準一個人掉個花盤,就算傷唔到佢,都可話係襲擊。一架飛機失事撞雙子大廈,不是襲擊,但擺明係要摧毀大廈,就係恐怖襲擊。此才是「襲擊」二字的用法。

我就當香檳係大殺傷力武器吧。如果在卡拉OK慶祝生日開香檳,動機好清楚,係慶祝生日,即使你俾香檳顏射,你報警話朋友開香檳襲擊你,差佬(暗裏)唔X到你飛起兼警誡你阻差辦公,我就唔姓葉。而市民喺中聯辦開香檳,我相信佢已好清楚表明動機係慶祝劉曉波獲獎,而唔係一路開香檳一路大叫「用支香檳射爆保安條香賓」,該女子也沒有拿着支香檳好似玩獎門人咁狂射個保安吧?如果咁都可以話有襲擊動機,下次我開香檳慶祝自己生日,有個市民行過俾果下「噗」一聲嚇到心臟病發,你咪可以告我誤殺?

既然係示威集會,就唔係出來飲茶食飯,必然有示威動作,只要示威動作不是有襲擊他人的意圖,又怎可能成為襲擊動機?如果呢單案可以入罪,以後香港根本唔可能有示威,任何舉動你都可以視為襲擊。或者,當局就係想咁!

此事之荒謬處,實在太得人驚,唔係太蠢都可以諗到件事幾反智:今日係開香檳,下次去為六四死難者上香就是使用化學武器,意圖令人患癌而蓄意謀殺,再唔係,你示威嗌得大聲,保安心血少嚇親,又變左係用「獅吼功」襲擊人,還有可成為細菌武器的飛沫……咁都入到罪,真係移民大陸好過。但係如果明知告唔入,只係殺雞儆猴,就唔該唔好浪費法庭資源,浪費公帑。啲官成日話法庭的資源好珍貴,唔容許俾人濫用,果啲有錢佬係唔係都民事訴訟,已夠乞人憎,而家反過嚟由警方係由告唔係由告,係咪嫌法庭冇野做?係咪嫌公帑多得滯?

喺劉曉波得獎之際,理應自由好多的香港出單咁嘅醜聞,真係令人憤怒。以前我會諒解警方,大家各為其主,盡其職責,根本怪不得佢哋。但近年警方的手段越來越荒謬,呢單嘢係荒謬中嘅極致,再咁落去,市民的怨氣無從宣洩,必定係越滾越大,最終就係官逼民反,何來甚麼「和諧」的屁話?

 

P.S. 唔知個女人係咪好似Amina咁「家境優秀」, 唔係就慘了!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加冕囚徒

野蟹

 

中國果然崛起,諾貝爾和平獎又再落入中國人手中,証明中國人一直致力於世界和平,絕不比美國佬遜色。或者各位已經忘記,一九八九年的和平獎是由「妖僧」達賴喇嘛奪得的。

 

至於一些小家子氣的中國人,則大為震怒,認為諾貝爾獎的委員會將和平獎頒給「顛覆國家」者,是落中國的面,有損中國挪威兩國關係。

 

記得十年前高行健得到諾貝爾文學獎後,雖則中國政府不滿,但高行健的作品依然洛陽紙貴,只見周街的香港人頓時成為文學愛好者,人人手捧「一個人的聖經」共赴「靈山」(噢,猶記得當時高行健和飯島愛同時成為暢銷書作家,書香滿溢的情景真是今人神往)。不知稍後,香港人會否以捧讀「零八憲章」為時尚?

 

愛國份子也不用激動,不齒諾貝爾獎委員會所為。不久之後,當四叔的寶貝仔收購無記,大可以搞一個兆基和平獎,一次過將和平獎追頒給希特拉和史太林,令歐洲佬面目無光!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日, 10月 10, 2010

劉曉波獲獎解讀:挪威怕了溫總

葉一知


繼奧運、世博等榮譽後,強國再下一城,勇奪本年諾貝爾獎,雖然是和平獎,與其他科學獎文學獎還未結緣,但咁係一個很好的象徵,因為只有本屆和平獎得主爭取的東西成功落實,才有可能獲得其他諾獎,特別是文學獎。

至今,劉曉波成為第一個中國人得此獎(不計「中國籍」的藏人達賴),實在非常值得所有中國人慶賀。

 

可惜,強國反應麻麻,還發表強硬措辭,指劉曉波在中國係罪犯,頒獎給他有違諾獎精神和原則。咁又唔係喎,孟德拉係監犯,昂山素姬都係監犯,依家仲俾人軟禁緊,達賴係流亡人士,返中國都係俾人拉硬。咁就表明,諾獎是次冇違反一向的原則,反而因為認同強國的國際地位,不再歧視中國人,實在值得全國放煙花慶祝。
 
強國又指,咁樣做會影響中挪關係。可是,我哋強國係最討厭人「干預別國內政」,挪威頒獎俾邊個,都係別國內政,嚴格來說,更係全球的「球政」,得獎者遍佈全球各地。孔子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何解堂堂中華文化領導者,將自己討厭的施於人家,這很不該啊。另外,中國常說「國情不同」,言論自由在外國是香花,來到中國被定性為毒草,我們怎可以用毒草之心欺壓人家的香花?

何況,是次挪威頒獎給劉曉波,絕對唔係唔俾面中國,反而係俾足面子我哋溫家寶總理,怕了我哋強國。就早幾日之嘛,溫總接受CNN訪問,佢話:「我認為言論自由對任何國家都是不可或缺的,不論是邁向開發的國家,或是已經壯大的國家。人民對民主的渴望也無可抗拒。」劉曉波起草「零八憲章」,追求的就是民主和語論自由。好明顯,挪威聽到溫總咁支持民主同言論自由,嚇到腳軟,急急大拍馬屁,就頒個獎俾劉曉波囉。

所以,身為中國人,係應該感到高興啊。當然,呢個世界唔係個個都咁理性,強國官方就表明「影響跟挪威的關係」。似乎反挪運動即將發生。等我獻條好橋: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樹有本名作叫《挪威的森林》,仲拍成咗電影,應該好快有得睇,咁近排中國因釣魚島要反日,又因和平獎要反挪,咁不如鼓動憤青出來,焚燒《挪威的森林》,禁播其電影,咁就同時反挪又反日,大顯強國效率啊。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三, 10月 06, 2010

地產霸權,市民也有「功勞」

葉一知


今晚上facebook,見到很多人轉載《明報》一篇報道(很奇怪,這篇文章在yahoo找不到,莫非怕了?),題為「建築師揭偽豪宅化妝術 發展商賺到盡」。

建築師說出真相,其勇可嘉,而且意見屬專業,值得參考。但坦白說,文中提到的所謂化妝術,只要你有個願意思考而不殘的腦袋,不用專業知識,也應一早能夠踢爆。本園過去曾多次踢爆兼譏諷這種化妝術(詳見相關文章),如今已不做這等無聊事。何解?

 

首先,地產商有甚麼化妝術是大眾不知道的?只要跟舊樓比一比,甚至只是問一問人,也知道新樓實用面積比從前大減;窗台大得可以給小朋友當床,每個業主都對着那個空間輕唯,這還算新聞嗎?當油麻地果欄旁配一個「窩打老道」的名字,也能以豪宅自居,而又真的有人用豪宅尺價買入,香港怎會不是遍地豪宅?至於那些白痴名字,老實說,香港人覺得俗不可耐,但據說近年炒高「樓市」的是內地人,他們反覺得這些名字正到爆啊。如果以上的問題,大眾竟然一直看不出,而要由專業人士「良心踢爆」,我只能嘆句:香港人弱智。

但我深深相信,香港人絕不弱智,反而聰明得緊。試想,當一件貨品,擺到明是低等A貨,擺到明是為你製造錯覺,就算買之前不知,買之後就不可能不知,但這件貨品,竟然還是越賣越貴,就算是低等A貨,也能讓你賺幾十萬至幾百萬,不趁勢買,才是弱智。那你告訴我,我們還可以怪甚麼?

當一件豬扒,往臉上狂塗胭脂,胸前用木瓜裝了個大窗台,改了個性感的名字,在砵蘭街一站,告訴你她叫Chanel,來自大富豪,你竟然還覺得秀色可餐,付足肉金三千八,感覺有如入了大富豪的VIP房,準備大戰一場,然後她告訴你,上邊碰不得,那是建築面積的公用範圍,不能給你獨佔,你的實用面積只是下邊。你竟然還真箇銷魂,改天告訴老友,再經傳媒報道,不消三日,麻甩佬排隊排到去尖東,Chanel的身價升到三萬八。不消三個月,砵蘭街就多了幾個Franchesca、Charlene、Noemie、Carlotta,個個有條排到尖東的人龍,肉金再升兩成……

你好意思叫這是欺騙嗎?你好意思說Chanel賺盡嗎?

地產霸權能夠實現得如此徹底,地產商固然責任重大,但如果沒有市場配合,那些一眼就知道是化妝術的樓盤,可以屢創新高嗎?如果市場願意對這些假狗說不,情況會變本加厲嗎?

地產主義最厲害之處,就是給香港人「洗腦」,幾乎每個香港人都渴求置業。「在香港冇樓唔得架。」「租咪即係幫人供樓?」「冇樓點結婚呀?」「結婚就可以一齊供樓。」「而家唔買再升咪買唔到。」就連八十後,一邊要打倒地產霸權,一邊都在嚷「買唔到樓」。總之,冇樓想買樓,買樓就想揀地區買,可以揀地區就想揀新樓,可以揀新樓就想炒樓……香港人對樓的慾望,根本唔會停止。

香港人很少想到,房地產是一項投資,而香港樓更有投機性質,再加上內地資金大量湧入,投機性越來越強。在香港買樓,等於花大筆積蓄加半生負債,跟投機者競價,跟所有投機產品一樣,獲利可以很高,但要承擔的風險也很高。地產主義最成功的一環,是港人深信「樓價有升無跌」,越早買越好,於是不斷高追,幸運的,可以賺一大筆,不幸的,沒頂收場,惹得半輩子債。這本是投機的特質,但很多人並不察覺,即使遇過金融風暴、沙士和金融海嘯,仍深信地產主義的金科玉律:買樓不單是解決住屋問題,買樓還必賺啊。

當市民也得益於樓市,任何改革都會遇到龐大阻力。只有滿街負資產,才是改革良機。可惜,特區政府在幾次樓市下滑時,不單沒有解決地產霸權的問題,還以「穩定樓市」、「發展經濟」為由落力拯救,唇齒相依,加深利益關係。到經濟有起色,全港由一窩蜂去買樓,地產商當然有恃無恐。

股神畢菲特有句投資名言:別人貪婪他恐懼,別人恐懼他貪婪。一如買股票一樣,越炒越高,理智的投資者會擔心,反而不在高位接貨;相反,地產泡沫爆破,就是入市時機。真正的炒家就是靜靜等待一班愚民製造泡沫,等大家仆街時入市掃貨。

地產商賺盡?我就看看,這次建築師踢爆化妝術後,又有多少人進貢給地產商賺盡吧。

 

相關文章

西半山樓盤廣告豈是誤導

意象式廣告一則

樓盤文學:隆胸駅

窩八神話:哈林區的梵爾賽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

星期二, 10月 05, 2010

星期六, 10月 02, 2010

冷麵

冷麵

Picture

由麵店買番黎既拉麵, 比佢搵佐笨,雪過既 (格夜既) emotion


 

(閱讀全文)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