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想把你的網誌加入這個聯播站, 請看如何加入網誌聯播站.


星期一, 5月 03, 2010

見義勇為,多管閒事

葉一知


昨天在某商場,有兩名男子嗌交。一個,是後生肥仔,另一個,年紀稍大,是個阿哥,身旁有個女人,應該是她老婆。我是一名八婆,怎會放過看好戲的機會,立時拿出花生,擔凳仔坐定定睇戲。

睇咗一陣,只見阿哥係咁「x你唔好走」,樣子很惡,聲線很大,即使老婆扯佢走,都唔走。只聽阿哥的主要觀點是:「你要玩野,你話要報警,你報啦,我好驚呀,你恐嚇我。」而肥仔就不時用手機拍阿哥,隻手,很震。

鬧了一陣,都不知道鬧乜,正想離去,這時阿哥又重申:「你恐嚇我,你唔報警我報警。」說完拿出手提電話,報警,好大聲話自己受到恐嚇,好驚。報完警後,肥仔卻想離去,阿哥就拉住去,話「報咗警你唔好走,係你話要報警」(這個觀點在以後重複了n次)。兩人拉拉扯扯,向前行左十來步,一班八婆(當然包括我)又跟着行前。

 

兩人一個要走,一個死扯住唔俾走,十分纏綿。反正冇乜好看,又報左警,報左警就一定唔會打起上來,因為看形勢,阿哥惡形惡相,會打都係佢出手打,佢報左警就唔會咁蠢打人。

正要離開,突然一個阿伯,頗大隻的,見義勇為,挺身而出指罵:「你唔好走,人地報左警你唔好走。」然後同肥仔對質起來。

阿伯開始向圍攏的群眾發表偉論:冇野唔會俾人捉住架,冇野佢就唔使走啦,梗係有啲野嘅……」

肥仔反問:「有乜野呀?你知有乜野?」

阿伯大聲演說:「冇野你使乜走?一定有啲野嘅。(跟圍觀的人說)唔係偷野就非禮啦。唔係點會捉住佢,佢又點解要走。」

看到這裏,我覺得不能沉默。由於我早兩天看了《葉問2》,學了幾招日字衝搥,膽大起來,預了一戰的決心,就出來同阿伯講:「X你(呢句心裏面講的),佢哋係果邊鬧交鬧到過嚟,鬧咩我就唔知,但非禮就冇,你唔好屈佢非禮,呢啲好大罪,你喺度話佢強姦,佢隨時俾人喺度打死。既然報咗警,大家等差人處理,大家都唔係專業,無謂喺度估。」這時阿伯開始縮,言辭再沒有那麼強硬,跟我說唔知乜春的廢話。剛巧,差人到來了,我便離去。最正係,差人叫兩名男子去問話,個肥仔醒目,係咁指住阿伯話:「呢個知道乜事,呢個關事架。」阿伯連番否認:「我唔關事,我路過的。」肥仔死都指住佢:「呢個關事架。」於是阿伯被捉去問話。

我在一旁笑到PK。

把這件事寫出來,只因事件很有中國特色。我們常被教導,不要多管閒事,所以我們也很少見義勇為。見義勇為始終是好的,見義勇為不一定是多管閒事,但沒有用腦袋的挺身而出,還要屈人,就是很醜惡的多管閒事。其次,呢個阿伯的言論很有中國特色,就係沒有證據卻愛用誅心之論,再用強烈道德作審判,故一野就用非禮這種最易惹起公憤的罪名。但作為一個專業的花生客,其實唔使睇前段,我都知冇可能係非禮或偷野,因為如果係,捉住人的阿哥就唔會只係好大聲提出好無力的指控:「係你話要報警,依家我報咗警,你唔好走。」反而係不斷話:「你非禮我老婆/你偷我野,你唔好走。」

這個故事告訴大家,一個人想走,另一個人拉住人,唔一定係拉住人果個實啱,想走果個實身有屎。睇戲要睇全套,未睇到結局前,請勿估劇情,要估都不要開聲估,妨礙和影響其他觀眾,尤其當你只有一個爛腦袋。作為花生客,也要有清晰腦袋,不要給像維園阿伯的激動言詞左右判斷,記著,你只是一個八卦想睇熱鬧的八婆,但請專業一點,你只是看戲,而不是參與劇本創作。

在我看來,這多半是兩人因為碰撞之類嘈起上來,十分無謂,只是有人唔順,要報警處理。我沒有看下去,但我離去時想,我可唔可以留低作證,證明肥仔手震震,一度驚過阿哥,而反控阿哥浪費警力呢?哈哈。

 

文章由MemDB聯播系統轉載, 原文請按此閱讀